鸡动小说—看了小鸡会动 文字,给你无穷想象。

垦丁旅行

2021-10-23 11:51:17


 晚上,我跟小梦(学姊的昵称,当然是化名啦)一起在垦丁逛大街。说实在的,垦丁对我两一点新鲜感都没有,只是没跟彼此去逛过。小梦在南洋小吃外的小摊子看到一个鲜艳的皮手环,开心地拿起来试戴后就决定买了。结帐后,她像个小女孩似的,开心地戴在手腕上,举起手向我炫耀,为了仔细看~于是我就抓了她的手过来看~。然后我们索性就这样牵手逛了整个晚上。我其实是很虚荣的,牵着她的手逛街,我觉得很有面子。那天学姊穿着很短的海滩裤、宽松的短T,露出了修长白皙的双腿、偏低的领口让丰满的乳房露出了一道深邃的乳沟。走在路上,我可以感觉到路过的人都会多看她几眼。偶尔放开手后,学姊就会继续挽着我的手。
  我们在南湾的沙滩上坐着聊天看星星,直到小酒吧的音乐停止了、沙滩愈来愈安静之后,我们才回民宿去休息。我们两个坐在地板上,背靠着床垫看电视,一台转过一台、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。我也忘了是因为什幺,但我记得这次是我主动转过头吻了小梦的唇,一方面是真的很想念上次在她房间接吻的感觉、一方面则是想恶作剧、顺便报一箭之仇(请参考每个男孩都该拥有一段「高中学姊」的美丽回忆)。
  她当时顿了一下,好像有点愣住。
  「哼!看你有多大胆!」我在心里幸灾乐祸。
  我输了。
  她愣了几秒之后,将整个脸迎了上来,紧紧地吻住了我的双唇。突如其来的动作完全出乎我的意料,然后紧张的我本来要将脸往后撤,没想到她一只手环住了我的脖子、然后慢慢地将整个身体倾躺在我的身上。又是那道熟悉的味道、轻轻地、淡淡的香气,从小梦的身上飘散过来,拂过我身上的每一个细胞。渗进鼻腔的香气彷佛有股魔力,促使我开始认真地轻吻小梦的双唇,轻轻地咬、用舌尖轻压、然后将舌头探进她的唇间。在她探出舌头回应我的那刹那,我的身体因为承受不住她躺过来的重量而躺倒在地上。小梦压在我上方,闭着眼睛继续和我接吻,但压在我身上的她,一定感觉到我下半身异军突起的异物。我将她轻轻地移动到我的侧边,然后将手伸进她的上衣里,轻抚她的背、然后是她的腰、慢慢地移动到了平坦的小腹。手掌在小腹轻绕时,小指头彷佛触碰到了她下体的阴毛,小梦似乎抖了一下,我将手掌往上移,碰触到了胸罩温热的钢圈。我怎可能满足于此呢?所以我试图把手掌伸进她的罩杯里,但实在太紧了,所以把手绕到她的背上解开他的扣子。
  解开扣子…解开扣子…解开扣子….解了很久…….很久……很久….。
  解不开!解不开!解不开!解不开!解不开!解不开!解不开!解不开!解不开!解不开!解不开!解不开!解不开!解不开!解不开!解不开!解不开!解不开!解不开!解不开!解不开!解不开!解不开!解不开!解不开!解不开!
  「干!平时都不练,糗大了吧现在?」、「男校怎幺可以都没有教学生怎幺解开女生扣子的技巧呢?!」我的心里像是夹杂着极度悔恨与对这个学习环境的咒骂!平常学的东西一点都不实用!
  当我还在上演内心戏的时候,小梦已经将手伸子后面「喀」的一声,解开了自己的内衣扣子,然后….她起身坐在地上,在我的面前,将宽松的上衣直接褪掉,连带着内衣一起,那瞬间,小梦也把绑了整天的马尾放了下来。在我面前,是一幅再美不过的画面了,我有些不敢相信。但那的确就是学姊,那个我们一起通勤、翘课、甚至曾经有过一些亲密接触的女孩。而在我面前的我不再是穿着制服的她,白晰而高挺的乳房就在我前面晃动。我也起身继续亲吻她,而手则是热切地抚摸她的乳房,然后双唇慢慢地往下、往下….往下….经过了脖子、锁骨,然后来到了她的胸部。我用舌头轻轻地在她的乳房上亲吻着,然后耳边传来了学姊轻声的闷哼、伴随着她胸前渐渐明显的起伏。我闭上眼睛慢慢地吻她,鼻子则是贪婪地继续嗅着她身上独有的淡香。
  学姊轻轻地用手将我的头推开,我看到她脸上泛过一抹短短的微笑、调皮地伸了伸舌头。
  完蛋了,每次看到这股微笑就代表她又想到了什幺。
  她把手往下,褪掉了我的海滩裤、四角裤…然后轻轻地抚摸那个已经不需要再有任何暖身的弟弟,轻轻地…慢慢地,抚摸着每一个细节。时而指腹、时而整个手掌贴附着爱抚。
  「可以吗?」她问了一下,当然又是问假的。在我还没反应过来前,她已经将脸凑近了我的下体…「停!!!!!!!!!」我大喊!!!!!!!!!!!!!!!!!!
  小梦好像吓了一跳,愣愣地看着我。
  「那…那个,逛了一整天,流很多汗,会..很…很臭ㄟ。」我真的真的很不好意思。
  「嗬嗬,那一起去洗个澡好吗?」又是那道甜死人不偿命的语气。
  我们一起进了浴室,这次换我调皮地将她的内裤脱了下来,我看到小梦泛红的双颊、甜甜的,真的好可爱。第一次,我完完整整地看到了小梦的裸体。将近168公分的身高、白皙无瑕的肌肤、紧实小巧的臀部与丰满的乳房。但我突然害羞地转了过去,毕竟长大以后,我还真的没有让别人看过自己光着身体的样子、而且还是…勃起的状态。我们说好各洗各的,然后再回到房间。过程中当然我有转过头去偷看了她几眼,但她则是老老实实地背对着我洗澡。
  「我好低级喔。」我暗地里骂了自己一下。
  就在我准备穿上内裤时,小梦突然轻轻地抓住了我的手。
  「嘿,别想逃…」小梦轻轻地蹲了下来。
  吼!很烦!我就知道不是像我想的这幺单纯,又是那个鬼灵精的微笑,和着泛红的脸颊。
  小梦在我面前跪在地板上,然后用手扶起了我的弟弟,伸出了舌头,轻轻地开始轻吻、然后慢慢地、整个弟弟慢慢地消失在她的嘴里…小梦闭着眼睛,很专心很专心,我可以感受到弟弟在她嘴巴里被舌根转动着,前前后后、深深浅浅。安静的浴室里充斥着学姊的口水与弟弟翻搅的声音。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体验被口交的感觉,酥酥麻麻的,过了一下子,不知道是浴室气温太闷热,还是血压真的太高,我开始觉得有些晕晕的、双脚发软,只好先请她停住。
  擦乾身体走出浴室后,都还没走到床边,我已经从后面抱着她,而整面镜子的墙壁则是诚实地照映出两条赤裸裸的身子。小梦将我覆盖在乳房上的手轻轻地往下移,直到那片黑森林时,再怎幺迟钝的我都知道不需要再被指示了。我将手指头探到她的私处,手指立刻就沾满了黏滑的液体。慢慢地抚摸与按压,我可以感觉到渗出的黏液愈来愈多,而随着小梦愈来愈大声的喘息,我的整个手掌也几乎都被沾湿了。学姊稍微移动了一下,将身子稍稍前倾、双手扶在前方的柜子上,她的私处完完全全地暴露在我的面前,透过鹅黄色的灯光照射,沾附在私处的液体有些因反光而发亮。小梦将手穿过她的两腿之间,握着我的弟弟轻轻地往她的私处接合(乖~在这过程中有先带好套套了,只是懒得写)。我稍一用力,已经硬挺许久的弟弟慢慢地放进学姊的体内。那是很难忘的经验,因为透过镜子,我看到自己从后面抱着整个脸颊已经潮红的学姊,慢慢地动、然后看到学姊闭着眼睛、发出阵阵地喘息声。
  我扶着小梦的腰(真的是腰,而不是某位英勇的打龙英雄说的马鞍带)从轻轻地抽送、加快速度,到用力地推撞。对我而言,其实最满足的不是私处的接合,而是看到小梦跟自己如此亲密的接触、并且听到她的娇喘声、手掌间碰触到她逐渐分泌的汗滴,以及整个小腹及私处的地方因为小梦的液体而潮湿与黏腻。
  每一次的推进,都看见镜子里学姊乳房的晃动、都听见学姊娇柔的叫声。
  我射了,完完整整将自己这个晚上对学姊的慾望宣泄出来。抱着学姊,感受到她身体的颤抖。跟版上的大大比起来,我从没觉得自己凶猛或内行、也不知道学姊到底有没有「被满足」?但我只是很想要安安静静地抱着她、轻轻地整理她微湿的发梢和擦擦她背上的汗滴。那天晚上,再度冲了个澡后,我和她又走出民宿,到垦丁大街上的小七买饮料喝,然后坐在门口外的椅子上吹着晚风聊天。
  再次回到民宿已经是淩晨三四点了。两张单人床根本就没用,一来是因为战场根本不在床上,二来是再度回到房间后,学姊命令我将床推在一起。然后整个晚上我们只睡在其中一张单人床上…。
  这是我们那次去垦丁玩的大概情形,但我实在没力气再分享为啥「众人喧哗中的孤独」里会提到学姊了。祝福大家有个美好的周末。Good night。
  【完】